Seateeth°

Come To Watch My Heart Turn To Pulp Like Paper.

【多CP】在纽约都能碰到些什么奇怪生物?

※第一人称配角
※大写加粗OOC
※与原剧有出入的地方是私设
※BUG众多/CP不明显
※盾冬/虫铁/幻红
※轻松吐槽向
※算是个段子集吧【说集不说吧●▽●

1.

最近风不调雨不顺,我出门儿喝个酒净碰见怪人。

——

那日细雨朦胧。

一个男人肩宽背阔唇红齿白,目测身高超过一米八,踩得木地板吱嘎吱嘎,坐在了我旁边。我正欲搭讪,和人唠嗑两句,一低头看见他半截手臂在灯下闪着金光。

“兄弟。”我属于经不起吓的类型,一开口就让人想灭口,“你的手……”

我以为自己完蛋了,不小心发现了人家的秘密,万一他是外星人派来的卧底怎么办?

结果他只是不咸不淡地瞟了我一眼,“义肢。”

我本想乖巧闭嘴,但他的手在我面前晃啊晃,眼前明晃晃,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他是打光师。

我嘴贱问他,“纯金的?”

他高冷无比,“振金的。”

我不知道振金是个什么鬼,但是带金字的都值钱这个道理我懂,反正土豪朋友不交白不交,又看他满脸忧郁恰需热心开导,我问,“失恋了?”

他终于肯转过脸,上下打量我半天才摇头,“不是,失业了。”

“没办法。现在这年头钢铁侠都和我抢工作,哪抢得赢他。”我以为找到了知音,心中大喜。

“你以前做什么工作?”他随口问我。

“卖冰淇淋的。”

“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哦,他投资的产业都亲自设计包装还起名,”我痛心疾首,“我不辞职实在对不起我的审美观和想象力。”

他终于忍不住笑了。笑完又说,“我辞职的理由和你似乎不太一样。”

“难道准备搬家?也对,最近纽约天天掉外星人,搬家公司挺赚钱。”

“没有。是因为我们组织虐待员工。”

我思考他话中格外有深意的组织二字,纠结这位失足的壮汉进的是诈骗组织还是传销组织。

他见我沉默,又继续说下去,“不过我的朋友帮我逃出来,时常来我家里照顾我,后来我们直接住在一起了。他还说会陪我直到生命尽头。”

我微笑望着他并不言语,都同居了还能叫朋友?怕是男朋友吧。

不过最后还是决定表明自己立场,“事先声明一下,我平等对待任何种族信仰肤色。以及同性恋。”

他皱着眉头,似乎没有理解我的意思。过了好一会儿才表情无比凝重地开口,“但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言毕手中的伏特加一口闷,我看着都觉得嗓子疼。

突然灵光一现。难道……丧偶?

他突然又咧开嘴角,笑得阴森,“我准备过段时间去找他。”

妈耶这难不成还要殉情?

人命关天,我赶紧劝他,“生命只有一次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他打断我,“我知道。所以我会好好把握住机会的。”

他说完走得很潇洒,徒留我一人在风中凌乱,思考到底是报警呢还是报警呢。

——

晚上回家,我自言自语,到底谁能有钱到用金子做义肢?这么有钱为什么要殉情?

室友噼里啪啦打游戏,同时不忘回答我,“你说的是不是James Barens,前段时间上过通缉榜的那位。说是炸了五角大楼。”

!!!

我突然想起来我在美国队长博物馆看见过James的蜡像了,又想起他的好朋友美国队长依旧高踞于通缉榜首。

……原来James说的都是字面意思啊,他和美国队长感情真好。

幸好刚才我嘴严实没把丧偶说出来。

不然我就已经丧命了。

室友关上电脑在门口穿鞋,“我今天还会去看我女儿,你有东西要带吗?”

“哦,”我还处于震惊当中,“记得买杀虫剂,最近家里蚂蚁有点多。”

“……我先走了。”

忘了介绍,室友他前几天刚搬来,离异并有个女儿。不过他的现女友好像挺漂亮的。

2.

某晚月明风清。

我端了杯酒走到门口望风景,没看见风景看见一小孩子。

心怀正义的我拦住他,“身份证看一下,成年没来喝酒?”

他脸红了,背着手像个小学生,“我、我是等人的。”

“等谁?”我想着要不帮帮他。

“额,Mr.Stark.”他红得像个小番茄。

我白他一眼,“姓Stark的多了去了,《权利的游戏》里有一堆你要不钻书里找?我问全名,要是认识的话我直接带你去。”

他扭扭捏捏,“算了。”

刚刚不是挺着急的吗。

我突然想捉弄他,问他,“那个人不是你男朋友?”

小男生愣了下脸红得差点反光,反应过来后疯狂摇头,“怎么可能……”

逗归逗,我叮嘱他注意安全就往回走,但忘了门槛高直接被拌一跤。

做好了四仰八叉摔在地上的准备,一睁眼发现被小男生接住了,他还端好了我的酒,一滴没撒。

“身手不错。”我评价道。

“这没什么的。”他又开始脸红,害羞到忘记把酒还给我。

小男生突然手一紧,酒杯被他捏成了渣渣。他向外面疯狂挥手,开心得像个上蹿下跳的红色蹦蹦球。

他说,“啊啊啊啊抱歉抱歉……你看、看天上!”

“看天花板?”我心疼我的酒杯,内心疯狂翻白眼。

他瞪我。

“不然呢,你难不成还能看见蓬勃的希望和梦想?”

我抬头,门外一阵红金色的风呼过,吹乱了我刘海。

“钢铁侠又打怪?”我左眼皮跳了跳。

好吧,天上有钢铁侠。

——

我突然想起他说找Mr.Stark.

钢铁侠似乎……

Tony Stark!

那小孩儿什么来头?

由此我知道了有位超级英雄叫蜘蛛侠。

——

我后来收到封匿名电子邮件。

内容两句话——

你不辞职实在对不起你的审美观和想象力?认真的?

这……钢铁侠大佬发的?

James居然还告状。特工的良好记忆力就用来记这些?

我非常没骨气,一本正经回了句假的。

3.

钢铁侠打怪把酒馆招牌打掉了,疑似蓄意报复我对他审美观的质疑。加之老板说最近资金周转不过来,招牌就一直空着。

幸好这里虽然占地小但地段好酒质好,所以回头客挺多。

不过店里缺人手,老板拉我当义工。

万恶的资本主义。

——

今天来了个人,一米九瘦高个,金色头发蓝眼睛,额头饱满还开了天眼,活脱脱一西方版二郎神,就差配个哮天犬。

这个绝对不是人。不过非人类我见多了,于是故作镇定。

来者道,“一杯卡布奇诺。”

我习惯性转身伸手一气呵成,卡布奇诺在哪里……等等。这里只卖酒。

我忍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隔壁眼科了解一下”问他,“你是不是来搞事情的?”

他无辜望向门口。

那儿站了俩人,其中一个是钢铁侠笑得乐呵,另一个穿白大褂的满脸担忧。

我下结论,二郎神恐怕被整了。

两人走进来,钢铁侠开始点酒。二郎神皱眉,“你刚才说这里是咖啡店。”

我听着他们的对话莫名其妙,寻思这么大个非人类怎么连咖啡店酒馆都分不清。然后问二郎神,“先生,请问你成年了吗?”

“你觉得呢,他三十了。”钢铁侠云淡风轻。

“他才两额不……三十。”白大褂口齿不清。

我看着这尴尬的一幕,“你们出门前忘了对台词?”

“Bruce,只是实验而已,”钢铁侠低声说,“Vision不会有事的。”

我干脆看向他们口中的Vision.

“今天是我两岁生日。”他无比实诚。

钢铁侠一副恨铁不成钢,傻儿子又给爹丢脸了的表情。

——

第二次见到Vision时他带了位高个儿姑娘,笑容活泼很是可爱。

姑娘找了位置坐下。

Vision走向我,“两杯焦糖玛奇朵。”

我忍下那句“隔壁脑科了解一下”告诉他,“你在为难我。”

Vision尴尬无比,“她想喝咖啡,但我太紧张进错了店。”语毕看看他小女友,请我想想办法。

我叹口气,从后门溜出去拐弯走到自动售货机处,买了两罐儿咖啡又倒白瓷杯里。拉花实在做不出来,热一热就给端了上去。

姑娘抿一口咖啡,“味道怎么像美式咖啡。”

我对着Vision耸耸肩。

她再抿一口咖啡,“而且是自动售货机里的美式咖啡。”

Vision怕她继续抿咖啡把原产地都报出来,开始东拉西扯找话题。

但这阻挡不了女孩儿坚定不移抿咖啡的决心,不一会儿咖啡杯见底。

杯底有个铁圈圈,我怕他们不知道那是啥,还在上面刻了“RING.”

接着我对上了Vision惊恐的眼神。

——

好消息是,他那晚把Wanda追到手了,用我提供的铁圈圈追到的。

Vision经常带小姑娘来这里和我唠嗑,他居然还嫌弃我的铁圈圈,说那不符合人类美学。

“去你的人类美学吧,Vision.”

——

Wanda说她早就知道那晚Vision走错路,看装潢都知道是酒馆。

她还说她知道Vision想干什么,正好我放了铁圈圈。Wanda就假装是她男朋友放的,顺势欣喜无比地答应了同居的请求。

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这句话明明只适合男生。我看Vision能紧张到走错约会地点,而Wanda贼精贼精的。

“就是有一点,”Wanda一脸惆怅,朝我伸出手,“你看。他买的。”

我看着她红得发紫的手饰,心想Vision你还好意思说我的审美。

“对了,你当初怎么喜欢上他的?”我望着小姑娘。

“那天博士没有拦住Tony,把Vision灌醉了。结果他撒酒疯,非逼着我喝了他加过五勺辣椒粉的芥末汤。”

我感慨他们果然与众不同,顺便惊恐地看向丧心病狂的Vision,居然对小姑娘做出这种事。

对方正因为我和他女朋友聊天,咬牙切齿。

然后我喝了口酒,辣得我差点咳掉假发。

真是叫人头秃。

抬头看见Vision笑得灿烂,于是我再也不敢和Wanda聊天了。

——

回到家我告诉室友,“爱情真伟大。”

……等等,Vision是不是好像才两岁?

我又问室友,“最近我运气挺好天天碰到超级英雄,你说我要不要去买个乐透?”

室友一脸冷漠,“按照纽约超英分布的密度,你整天在外面逛,没有碰到才算运气好。”

“……”

“再说,你有运气,那有钱吗?”

……太没有室友爱了。

4.

我本来以为生活会平平静静的,直到某天我听见外边尖叫连连把窗玻璃都震碎时,出门望了一眼。

……哇,好大的风火轮。

战争就这样开始了。

室友送我到机场逃命,我想着刚才看见钢铁侠蜘蛛侠以及某红斗篷男子上了风火轮,心中无比担忧,问他,“他们会不会有事啊?”

室友安慰我,“肯定不会。你又不是开光嘴。”

“对了,你怎么不走。”

“我还有事要办呢。”他向我神秘地眨眼,“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能讲『美国队长大战蜘蛛侠一百回合』?”

得,又是超级英雄。

Scott说这次也肯定能化险为夷,让我不要担心。

站在机场门口,我想我既然不能为他们做些什么,那就好好祈祷他们在这次之后可以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吧。

※本人的文汇总——辞尔°文汇

评论(6)
热度(73)

© Seatee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