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teeth°

Underwater.

【第五人格】道具使用新方法

#鹿鹿×你
#第三人称预警!!!
#女主操作流/令人窒息的操作
#“你”叫路德维希·本茨(Ludwig·Benz)
#私设班恩会说话/21世纪/庄园太平不阴森

    ※监管者餐厅

    【里奥推开门进入餐厅】

    裘克(惊讶状):里奥,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里奥(一脸郁闷地点点头):因为输得太快。(坐下并且回忆了两秒)我匹配到特蕾莎,海伦娜,艾玛和新来的路德维希·本茨小姐。我开局和路德维希撞脸,就去追她,结果反应过来的时候门都开了(叹气)。

    班恩(疑惑脸):不对啊。本茨小姐简直低配女版的幸运儿,没有道具又外带羸弱胆怯好奇心,跑不动开门慢而且修机嘀嘀嘀,居然这么能溜?

    杰克(过来人的口气):佩雷兹先生是这里唯一没有匹配过本茨小姐的吧。

    【班恩认真地点头】

    杰克(微笑):也许我们可以交流下经验,为你明天的游戏做准备?

    裘克(抢先说道):你们还记得有次我的手受伤了吗?

    【女士们也加入这场谈话】

    瓦尔莱塔:当然。是本茨小姐干的?

    裘克(皱眉并摇头):不过和她也脱不了关系。她抱着库特的格列佛游记,我本来还期待她犯蠢,当着我的面缩小,结果……(咬牙切齿)路德维希对着我翻开书。关键是,竟然还有效(语气加重)?

    美智子(用折扇挡住下巴):这样先生你只会变小,怎么会受伤呢?

    裘克:她抱走了我的火箭。(生气到差点红眼睛)因此我只好空手,最后奈布被我带上椅了。然而他那天的套装是寄生,指甲又尖又长,他又挣扎得特别厉害。

    【众监管者若有所思】

    瓦尔莱塔(轻笑):这不算得什么。我将皮尔森先生裹成木乃伊时,觉得背后很奇怪,可也没有回头检查。(笑容逐渐阴森)最后发现是路德维希用工具箱拆掉了我的腿。

    裘克(失笑):原来不单单我碰上这种事哈哈哈。

    美智子(哭笑不得):本茨小姐是个讲义气的姑娘,每次队友上椅她都第一个来。那次她救人时拿着手电筒,我便背过身去……

    里奥(打断接过话):结果后脑勺被手电筒砸了。

    美智子(点点头):想来贝克先生也碰到了同样的事。

    里奥(满脸无奈):不止。(手指敲敲餐桌)路德维希还能摸到盲杖。它最先顶端镶有宝石,后来变成了拐杖形的了。

    杰克(放下茶杯再挑眉):为什么呢?

    里奥(深吸一口气):那次她进了柜子。我打开看见吉尔曼小姐的门之匙,于是准备进木屋追她。估计路德维希在里面摸到了盲杖,用有宝石的那头从门之匙直接捅过来……(扶额)现在想起都胃疼。

    【众监管者皆倒吸凉气】

    哈斯塔(撑着头):佩雷兹先生,本茨小姐其实很容易被追到,可她总有办法逃过。昨天那场,在我蓄力攻击时,她居然用门之匙(语气突然加重)挡下了。

    裘克(开玩笑):是不是就像美国队长的盾那样?

    【哈斯塔翻白眼,轻笑声响起】

    美智子(收住笑容继续开口):关于救人还没说完呢,另一次她拿着针来了……(突然买关子)你们永远猜不到她干了些什么。【裘克:快说吧】好吧,路德维希把针抛过来,扎破了气球(摊手)。看起来她非常擅长投射物体呢。

    班恩(试图评价):呃,这真是……出人意料。

    裘克(叹气):前天风挺大的对吧?

    【众监管者齐齐看向他】

    裘克:我追路德维希时她只有弗莱迪的高级地图。我以为她终于逃不掉了。(四十五度角望天花板)直到地图糊住我的脸,我才发现自己太多虑。

    杰克(喝了口茶):说起来,我曾经在本茨小姐面前穿过白纹。大家应该知道,那套伸展性很强。【里奥:我记得那件的话……你的手很容易粘在地上】没错,本茨小姐使用魔术棒后推了我一巴掌。在我将糊到脸上的手扯下来后,发现连脚印都看不见了(微笑)。

    【众监管者终于绷不住开始疯狂大笑】

    【杰克依旧波澜不惊地喝茶】

    瓦尔莱塔(耸肩):上次密码机一台未解,就收到她逃出大门的消息。【美智子:可否讲一讲】当然。她翻到萨贝达先生的护腕,从圣心医院二楼(语气惊奇)……钢铁冲刺冲出去了。

    哈斯塔(触须甩动):对了,军工厂的墙大概三米高,有场她是翻过去的。

    班恩(怀疑):不会吧,我都翻不出去。

    哈斯塔:本茨小姐用机械傀儡……(自己都忍不住笑)搭人梯。看见她时大半个身子都在外面,我怕她跳下去摔着,所以还用触手接住她。

    里奥(摸摸下巴):我再说些无关紧要的吧。有次转到一台运转的密码机,但是我的雷达显示不出来,于是就告诉夜莺小姐有BUG。(叹气)夜莺小姐说,是路德维希用工具箱把天线拆了。

    杰克:本茨小姐还找到过调香师的忘忧香,你们可能都猜出来了——她给我用。翻窗之后我在教堂外面,她在里面。(笑容扭曲)关键是,那天我带的封窗。

    【裘克第一个笑出声】

    美智子(放下折扇):她也对我使用过道具。把门之匙安在我身上,每次快抓到她就往我怀里钻。

    里奥:对了,路德维希经常找不到门,门开后她沿墙找。

    瓦尔莱塔(点头):没错。

    里奥:上次剩她一个人,我想乌鸦肯定迟早报点,但直到她逃走都没有收到她的位置提示。(翻白眼)观战的玛尔塔说,因为路德维希用枪打乌鸦,于是它们都飞了……

    杰克:最近本茨小姐实力有所增强,她已经会蛇皮和反向走位了。(看向班恩)佩雷兹先生应该小心些才好。

    班恩(觉得头有些大):……好的。

    美智子(认真地总结):简言之,路德维希·本茨小姐是个神秘的德国女孩,而且拥有无与伦比的想象力。

    瓦尔莱塔(点头再点头):传说中的只有做不到,没有想不到。

    班恩:好的好的。

    ※鹿头主场

    班恩看见了众人口中的她。

    除开他暂时看不出来的“神秘”“创造力极强”,路德维希说话还有家乡柏林的口音,听上去莫名有些俏皮和可爱。

    游戏开始。

    他紧紧跟随着海伦娜,再走两秒就能追上她了。突然像是被什么拽住了般,班恩回头,看见路德维希用盲杖勾着他衣服后的圆环。

    “佩雷兹先生,看着我。”

    海伦娜已经不见了踪影,他只好转而抓她。

    如杰克所说,路德维希实力增强,各种蛇皮反向走位,加之为了防着她的神奇操作,班恩在追逐过程中紧张无比,连甩五钩都没有钩中的。

    他却像着了魔似的不肯改变目标,在每个转角处都告诉自己再追到下个转角。脑海里全是她鲜嫩的声音。

    先生,看我。看我。

    ……

    大门已经开了。

    再来次,他告诉自己。终于钩住了眼前灵活的身影,将她绑上气球后她也乖巧地不挣扎,路上她问他:“刚才……先生是故意不抓我吗?”

    班恩想告诉她是因为你走位太蛇皮没抓到,但话脱口而出变成:“因为本茨小姐很特别。”

    听见本茨小姐咯咯的笑声,“路德维希,先生。”

    “路德维希。”他轻轻重复了一遍,“我是……班恩。”

    “先生。”

    ※监管者餐厅

    裘克(幸灾乐祸):班恩,我就说让你小心她,果然输了吧。

    班恩:没有。路德维希很乖,一点都不调皮,所以我把她放了。

    裘克:什么?

    班恩:路德维希是个很甜的女孩。

    众监管者(突然明白了什么):这波狗粮我拒绝!

    另外,班恩绝对不会承认是被路德维希那句先生甜到了。

※本人的文汇总——辞尔°文汇

评论(11)
热度(219)

© Seatee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