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teeth°

Underwater.

【第五人格】堕落

※裘克×你(最近热爱小疯砸)

※“你”不傻不白不甜不天真不可爱不单纯不听话还有点疯胆子大/操作流/真·用坏所有道具

※内含传说中的学步车

※“你”叫海泽娅·莱特温,因为××小姐实在看不下去(同瞎取名系列)

※时间线私设为十九世纪

1.

你推开刻有繁复花纹的厚重木门,两排人齐刷刷地望向你。你听见有谁“啧”了一声,也并不生气,只是微微笑着。

毕竟,谁能指望一群十九世纪的人欣赏得来你十指黑色的指甲油、镶着水钻的耳钉以及刻意玩的下装失踪?

在餐桌前坐下,你不慌不忙摊开餐巾,脸上笑意渐深,“海泽娅·莱特温。初来乍到,请大家包含。”

老旧的客套话使许多人兴致缺缺地低下头。没关系。你再次开口,“生于1991年,今年二十七。”

意料之中的惊呼、窃窃私语、各种怀疑的表情。

于是,你眼角用笔画的鲜红色桃心、锁骨下方“Queen”字样的纹身、甚至是只有妓女才会穿的黑丝袜,都因为“未来之人”的身份而变得合情合理。

2.

监管者们可不会对你敬而远之。相反,作为新来的求生者,你受到的关照可不少。只要被看见了,那么屠夫个个化身牛皮糖,黏着你甩都甩不掉。

虽然最多能溜两台机的战绩算不上好,令人目瞪口呆的操作你倒是花样翻新地干。

用玛尔塔的信号枪打报点的乌鸦,用园丁的工具箱拆密码机导致它整局哔哔哔响个不停,甚至还能找到海伦娜的盲杖“不小心”把杰克绊倒。

而自从有次在密码机一台未解的情况下,你翻出佣兵的弹力护腕,跑去医院二楼直接弹出大门后,无论是求生者还是监管者再没人敢把你当萌新。

别人手中正常使用的道具在你手里就成了杀器,你还计划下次用特蕾西的傀儡搭人梯爬出大门。

这是你第一次匹配到裘克。

据说是个热爱狂欢,追求刺激的人。正如你一般。

在你翻箱找到杀手锏之前,他就找上了你。你丢给他单眼Wink,吹了声口哨,“甜心,追到我请你吃饭哦。”

啊哦果然上钩了。

没有道具也无所谓,兜兜转转两圈,一台电机被解决,裘克的红光也照到你身上。

你突然原地跑步,对方熟练地寻找脚印,刚转身背对着你,很好。

脚底抹油拔腿开溜。

假装分身。

他本以为你胆子不至于这么大,结果显然低估了你的疯狂。

好戏还在下面呢。

追逐过程中另一台电机被破译了。

他自然也懂得见好就收,转身寻找其他人。脚步声渐远,你又笑嘻嘻地抄近路追他,拽衣角踩鞋跟,眨眼睛吹口哨,活脱脱一女流氓,嘴上还大言不惭,“哎呀蜜糖你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最终成功激怒对方。

你站在离他十步远的地方,手指头比划成枪抵上自己太阳穴,一本正经地压低声线:“游戏可以输,这个女的必须死。”

裘克明显也是这样想的。

你追我赶来到地下室,无处可藏的你又开启操作流模式,当着他的面钻进柜子。他不屑的眼神落入你眼中,你只是在柜子里哈哈大笑,然后在他之前踢开柜门跑出来。

他不能抓你,仅能注视着你抛过来飞吻并迅速躲进下个柜子,以最快速度走到柜子前——看见柜门被你再次推开,露出你嬉皮笑脸地摆鬼脸。

叮叮叮。

电机全开了。

裘克也学乖了。

抵在门前导致你推不开,接着眼疾手快开柜掐住你脖子,往狂欢之椅的方向拖。

“妈耶断腿了……”

“我想杀了你。”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你被掐得咳嗽,“咳咳……那我、呃我想吃海带。”

见对方阴沉着脸没反应,你又笑开了,“喂,你让我出柜了,怎么办?”

裘克听不懂出柜是什么,但能明白这个词性质多半不是很好,于是把你绑上椅子后骂,“疯子。”

“你说狂欢之椅会不会和跳楼机一样无聊?感觉只是转两圈,飞得不是很高嘛。”你自顾自地问,接着又舔舔嘴唇,“不过没关系,有个帅哥夸我了,也挺不错的。”

他反应过来你是指那句“疯子”。

“为什么不躲?”

你瘫倒在狂欢之椅上,“躲躲藏藏的有什么意思。脸贴脸才更刺激嘛。”说完视线直直撞进他面具下的双眼中,“刺激。疯狂。不才是这个游戏的真实目的吗?”

是啊,裘克想起之所以参与游戏,不同于杰克为了享受杀戮的快感,而是为了……盛大的狂欢。

狂欢吧,亲爱的求生者们。

让我看见你们惊恐的脸。让我听见此起彼伏的尖叫。

……

你没听见回答,也不是很在意,只趁还没飞继续调戏他,“哇哦看见了看见了,海蓝色的眼睛。真好看,啧啧……期待下次见到你,小疯子。”

你回到了庄园。

没听见最后裘克口中嘟囔着,“谁会想看见你。”

3.

在杰克的杀人盛宴里你皮断了腿,字面意义上的。对方被你气疯了,所以把你丢在地上时手重了点。

……妈耶脚崴了。

原来玩脱了,真会死人的。

感谢裘克大人不杀之恩。

你留在卧室中啃着棒棒糖休养,近期都没有参与游戏。

敲门声响起。你在纸上写写画画,心不在焉地应门,“请进。”

一张糊着诡异笑脸的面具出现在视野中,是裘克。你瞬间打起了精神,“你终于肯来了?没心没肺的家伙,我可盼死你了。哎呀腿瘸了,照顾不周请多多担待。”

他沉默地看着你突然戏精上身,也懒得为“没心没肺”这个词生气。只等你消停了才问你,“演够没有?”

你撇撇嘴,“两天没见就变得无聊死了,咦,连水果都不给我带。怎么,想叙旧啊?”

“谁要听你那堆破事。”他说。你能感受到他面具下的白眼,嘻嘻哈哈又笑起来,“哟,还有点小傲娇。”

“警告你别给我打标签。”裘克突然凑近威胁你,笑脸显得越发恐怖。

你安静下来了,“好吧……喂,你信不信。其实我从出生就开始躲藏。”

他有些懵,猜不透你神秘的脑回路。

“我是私生女,和我妈被藏在一栋空荡荡的别墅里,从小到大。”

“我们养了条泰迪,叫小嗨皮,我取的,是不是很好笑的名字?那天我妈上马路追它,结果出了车祸。”

“葬礼只有我一个人。我突然觉得受够了。谁他妈想躲一辈子。所以我当着那男人和他妻子的面坦白。你是没看见他们的表情……啧,绿油油的。”

“然后嘛我就收到邀请函了。”你看着他听得认真,伸手在他眼前晃,“嗨嗨,我编的你也信了?不会吧小疯子。”

裘克当然清楚你的口是心非。你也会在受伤后向他人吐露心事。哪怕突然告诉他你的过往却又后悔死不承认……也总能抓住些特殊的含义——比如为何庄园那么多人,你在脆弱的时刻偏偏选择了他?

他想继续疯下去粉饰太平,无论发生什么也毫不在乎的态度。但离开了游戏的他也不过是略有些怪脾气的少年罢了,面对着你甚至不知如何开口安慰。

你刷地一下从床上撑起来,摘下他的面具扔在地上,捏着他的脸左瞧右瞧。

他反应过来后似乎生气了,一把抓住你脖子,但没怎么用力。忽略掉他狰狞的表情,手轻飘飘的更像是抚摸。

“也不好看嘛。”

“什么?”

你歪着头比出个僵硬的微笑,“他们说戴着面具的人颜值高来着。”

裘克开始用力了,愤怒地瞪着你。

“不过呢,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你收住笑容,说这话时认真无比。

“真是……神经病。”他僵了好一会儿才说,然后放开手弯腰找面具,打算离开。

监管者和求生者。是冰于火,是火于冰,最终只能两败俱伤,像水蒸气般消散而尽。不可能的。

“我们都一样,裘克。”你喊了他的名字,“既然我们为狂欢而生,那为什么还要墨守成规?”

他转过身,一把扔下才带好的面具。

脸颊擦过脸颊,嘴唇贴上了嘴唇。牙齿磕磕碰碰,探索着未知的新地,不知是谁流了血,口腔里弥漫着血腥味。似乎从交缠的舌尖到被抵住的上颚,都隐隐作痛。不过没人放开,你们契合无比,如同为对方而生,可以跨越条条框框和辗转的时间,纠织在一起。

现在是时候撕下假面了,唯有狂欢才能抚慰我心。

……

“和见到不超过五面的男人发生关系……疯丫头。”他的唇在你身体上流连,你取下口中的烟,轻声喘气。

“这句话也回敬给你,裘克。”

他自然地接过烟,抽了口又塞回你嘴里,和你同时达到了顶点,“看来我们都是疯子。”

“所以干脆在一起……唔啊。”你迅速说完这句话,手指伸进他发间,高声尖叫。

裘克抬起头轻吻你脸上的汗滴,“听上去不错。”

“第一次?”你喘匀气后问他。

“是。”

你抓住他的头发嘻嘻哈哈地大笑,“怪不得这么快。”

“……”

“小疯子你别生气,我就开个玩笑,还能起来不?”

“你说呢?”恶狠狠的语气。

“那就继续。”他直接扯下你嘴里的烟丢进床头的烟灰缸,再次吻住你。

……

我们是同类,所以不如携手堕落,随原罪而逝去。

※没人想吐槽下小嗨皮的名字吗哈哈哈

※本人的文汇总——辞尔°文汇

评论(9)
热度(238)

© Seatee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