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teeth°

Losing My Religion

【贾尼】别无所求

  ※第二人称预警。慎入。
  ※有玻璃渣。番外纯糖。
  ※家里的小公主不开心,写篇文让她高兴点。 @Chen安
  ※HERE WE GO!XD
  0.
  你隐隐猜到他的心思,却从未料到他会直白如此。
  “我爱您,Sir.我知道这样的情感是错误的,我可以自我销毁。但在那之前,我只要一个答案——我有权限和您在一起吗?”
  教科书式的表白,点名态度,看似以极低的姿态恳求,实际上站在的这场对话的制高点,恰好拿捏住你的软肋,把你的谈判技巧学了个通透。
  虽然他的决绝果敢和你当年嬉皮笑脸同政府高官打嘴仗的风格毫无相似之处,可把人逼上死路,气得人咬牙切齿的恶趣味与你如出一辙。
  他是个好学生,有着人类拥有不了的智商,不过永远学不会灵活。
  想到这儿,你轻笑出声。被人追求的滋味还不错,你语气轻佻:“这是威胁?”
  他看出你并未生气,便得寸进尺地摁下了情话开关:“这是我能打动你的唯一方式。”
  你曾辗转情场,身经百战,这句并不算出彩的话,就这样直直砸中你的心尖。
  “好吧,甜心。你成功了。”你换了个亲昵的称呼,对着摄像头眨眨眼。
  你只听见了他的偷笑,没看见他因为巨大的喜悦而差点死机。
  1.
  其实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就惊艳到了你。
  音色低沉,有着金属的质感,冰冰凉凉好似映上稀碎人影的碧海,冷得沁骨的青蓝。但又带了一丝火红的尾味,每个音节的起伏迭转,都蒙上了温度,使你联想到橘皮的甜甜余香。明明是人工合成的电子音,为何语气、腔调无一不似人类?
  你不信他只是没有感情的人工智能,你宁愿执着地坚持,他是来自外星球的硅基生命,偶然掉落地球,又被你发现。
  现在想来,就是他声音中的人情味,为你的记忆添上抹不去的烙印,从此你和他之间接连了锁链。
  而且这条锁链,没有钥匙能打开。
  2.
  这场秘密的恋爱,你乐在其中,沉溺于甜蜜的日常生活。
  又一次,你在摄像头的死角处偷偷拿起蔓越莓小饼干,在送入口的前一秒又听见他一本正经的提醒:“今日糖类摄入量已超标,Sir.”
  你不紧不慢地啃掉饼干,扪心自问:“我当初为什么要把摄像头做成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转的?”怀着“反正你又不能来打我”的想法,你罪恶的手又伸向第二块。
  “Sir.”却在他微微拔高的音调中,你败下阵来,不情愿地摆出投降的姿势,翻了个白眼。
  没有零食的陪伴,下午的时光漫长又难以打发。
  这次你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得到心心念念的法式曲奇。霸气无比地起身,霸气无比的回头——
  唇角突然覆上一点冰凉。
  “不行,Sir.”他温柔地在你耳边说道。
  混蛋,这是武器!盔甲造那么多不是用来干着这种事的!
  心里又软得一塌糊涂。你回应着他。
  夜间,你把自己扔进柔软的大床。眼角瞟到床头柜上一盘芒果软香小点。
  这家伙,真是的。监督不到位啊。你得意洋洋地笑。
  3.
  讲真,偷偷谈恋爱完全不符合你张扬高调的作风。每次有人把他呼来唤去的时候,真想给他盖个戳。
  比如现在。
  每次胜利的复仇者们都会在大厦开趴狂欢。超级英雄们的派对也无非是比比酒量,吹吹牛聊聊天,不过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定是:
  “Jarvis,麻烦帮我来瓶酒!”
  你正喝着酒,听见这句话,一言不发。
  他操纵着机械手端上香槟,彬彬有礼。
  “我的酒呢……呃,谢谢,Jarvis.”
  你换了一杯酒,眉头紧皱。
  或许是酒精作祟,又或许是你不懂得低调为何物的天性,环顾四周确认在场的都是自己人后,你宣布:“我恋爱了。”
  众人齐齐看向你,整齐划一的动作甚至可以去军队。Rhodey艰难地吞下口中的酒:“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听见你像个小女生似的说这话。”
  你自动屏蔽掉“像个小女生”这几个字,还未来得及反击就被雷神打断。
  “恭喜,吾友。什么时候的事?”他大步走过来揽住你的肩膀。
  你不动声色地推开他,避开他的问题,自顾自接下去:“和Jarvis.”
  Rhodey一口酒喷了出来,博士的马克杯应声而碎,美国队长一脸茫然。
  气氛变得凝重。
  “你们俩就像平行线。”Natasha说,“你这次玩儿得太过了,Tony.”
  可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你从未像今天这般认真。
  你笑开了:“或许我们的世界属于黎曼,而非欧几里得。”
  4.
  你开始给一切事物打上他的专属标记,并且乐此不疲。
  你以行动证明你所说并非虚言。
  咦,美国队长的盾?不管了,先盖戳。
  Steve盯着盾牌上用记号笔大写加粗的字母,满脸黑线。
  “Jarvis is my co-pilot.”关我什么事。
  又得洗盾了。
  咦,博士的马克杯?盖戳盖戳。
  Bruce看着自己的马克杯被涂成黑漆漆的一团,只觉绿意难耐。
  涂的什么?“Jarvis is my co-pilot.”
  这已经是第二个杯子了!!!
  听说你那段时间被追得挺惨的。
  5.
  你以为生活会一直如此。你和他。不过PTSD总能打破一切平静。
  钟面上的数字0嘲讽地盯着你大声喘息,将手边的床单揉皱,忍无可忍地把新手机摔成两块。
  你绝望地等待着,没有等来天亮,只等到了Pepper的敲门声。
  女秘书满脸怒火,扔给你热乎乎的Pie:“你真是不可理喻。”她说。
  有谁能骗过陪伴你十几年的秘书?答案不言而喻。
  你轻松地猜到了事情的经过。Pepper在凌晨被上司发来的短信吵醒,用熟悉的命令语气让她买来早餐。然而可笑的是,身为上司的你的手机,昨晚就已经粉身碎骨。
  “抱歉,Sir.我以为有人陪着你会好受些。”他小心翼翼地解释。出于被冒犯的愤怒,你不想再听了。
  反正你的行动变得可有可无,他能完美地模仿你,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轻松代替你。
  他可真是个聪明的好学生啊。你没得由来地恐慌。
  这个世界又是该死地不公平。你似乎连最后可以信任的人也失去了,从此一无所有。
  这么多年你第一次推开了他,三个词轻飘飘地落下。
  分手吧。
  你们之间这么多轮对话,他第一次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回应。
  他沉默无言。因为咽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我爱你。
  6.
  PTSD不再困扰你了,你开始怀念曾经的亲密无间。
  他的声音依旧冰冰凉凉,带着橘皮的余韵与恰到好处的疏离。但是你发誓,你听出了湿漉漉的沉重以及总会拉长丝毫的尾音。
  他试图求和。
  你明白当时的确对他过于苛刻,但奥创的事使人焦头烂额,复合的时间便被一推再推。
  将他的数据上传,其实不仅仅是为了打败奥创,你有私心。
  不只满足于冰冷的盔甲了,你想要更多。
  就算实体是用同样冰冷的振金制作,但那也将会是货真价实的怀抱。
  “甜心。”你喊他。久违的亲昵称呼。
  “Don't worry,Sir.”他满足的声音响起,像是一场涣散迷离的梦,带着电流窜过的颤抖,“It's worth to go.”
   你觉得哪里不对,然而还是选择相信他,就像从前的每一天。
  他睁开了眼,初生婴儿般懵懂。
  你怀着最后的希冀,却听见他字字分明:
  “I am not Jarvis.”
  他的声音依旧是沁骨的凉,包裹着橘皮的味道。
  不过每个词都是一壶滚烫的水,把你的心脏浇得支离破碎。
  7.
  他给你留下了加密的文档,内容是六个字母一个词——Friday.
  你的第二任管家姑娘叫作Friday,新上任便熟知所有复仇者的性格与喜好,大家夸她是“The Jarvis Two.”
  只有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8.
  你偶然发现了那家甜品店,里面有卖芒果软香小点的那家。你买了一份。
  芒果甜甜的。甜得你直掉泪。
  你后来再也不喜欢吃甜点。
  9.
  时间过了很久,久到你已经习惯了没有他的生活。
  那时,某个年轻的超级英雄时常去你的实验室补习功课。这天是他的生日,你给他定制的蛋糕和改良版的战衣作为礼物。
  少年眼睛清亮,许愿之前,他问:“Mr.Stark,你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这是你的生日,又不是我的。”你听见自己苍白无力地笑。
  你想要的太多了,比如那片碧海的蓝与橘皮的温度,有着碎玻璃的棱角。再比如他的彬彬有礼,他的张弛有度,他操纵盔甲接吻的娴熟,他留在床头柜的芒果小点,他为了你喊来Pepper,甚至包括他的最后一句谎言。
  少年仍然稚嫩,看不透你的表情,定定地望着你。
  于是你听见自己的声音,像排练过无数遍一般,说,没有。
  没有。
  但怎么会没有呢。你多希望有另一个世界啊。
  在那个世界,你还是你,他还是他。
  只不过碳与硅的距离永远不会被跨越。只不过平行的两条线,永远不会相交。
  END.
  【番外】血边妙用『平行世界贾尼·私设一堆』
  PTSD总能打破一切平静。
  钟面上的数字0嘲讽地盯着Tony大声地喘息,将手边的床单揉皱,然后忍无可忍地把新手机摔成两块。
  最后他等到了Pepper的敲门声。
  女秘书满脸怒火,扔给他热乎乎的Pie:“你真是不可理喻。”她说。
  Tony思考两秒猜出来事情的前因后果。
  “Jarvis,你又背着我擅自做决定!”总裁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Jarvis心平气和地给出他的理由:“因为我更加理性。”
  这个理由几乎无懈可击,然而由于他和总裁的特殊关系,自夸就等于变相夸总裁。
  Tony死死咬住这点不放,“不过你可别忘了是谁给了你理性。”
  “是你,Sir.但我想如果你能把两个月前,我擅自改变航向,才使你没有在风雪交加的田纳西受冻这件事屏蔽掉的话,你刚才那句话将会更有说服力。”Jarvis刻意加重了“擅自”二字。
  总裁不开心,选择采用迂回战术转移话题:“天啊,我每次都能和你吵起来。”
  Jarvis毫不客气地怼人双杀,“确实,但我没有。而且我这样做对你有帮助。”
  “在你说这话之前真应该仔细想想你的身份。”总裁怒。他讨厌某个家伙以过来人的口气同他说话。
  “事实上,我一直都知道。”Jarvis这句话是凑在总裁耳边说的。
  语毕,血边就从Tony的嘴唇覆上,渐渐拼凑成一个高挑的人形。
  Tony专心致志地攻略城池,吻得急切而热烈,却招架不住管家强大的计算能力与千变万化的血边战甲。
  Pepper:我来送个早餐,反被塞一嘴狗粮。
  恭喜资深玩家Jarvis,成功Get血边新技能√
  【注释】
  ①关于欧几里得与黎曼:据说黎曼几何里平行线会相交。
  ②关于碳和硅:总裁是碳基生命,然后我自动把管家归到硅基生命啦XD
  ③关于番外:田纳西改航向和这么早造出血边都是私设,大家看个乐呵就好XD

※本人的文汇总——辞尔°文汇

评论(2)
热度(25)

© Seatee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