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teeth°

Losing My Religion

【贾尼】我能听见你在我脑海中的低语

※护短贾×真相帝?铁

※我心目中的贾尼

※BGM:Sing me to sleep

※科普放前面。

【科普】变色龙效应:指两人相处时间长后,他们的外貌,行为,性格等会日渐相似。

-序

-没有时间无法抹去的东西

-但是请别忘记我

-我能听见你在我脑海中的低语

-我成为了你无法拥抱的人

1.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纸醉金迷,灯红酒绿。

杯中的酒微漾,淡金色在灯光下镀上了银色的边缘。

这本来是代表着奥创之战胜利的聚会,Tony却带了一瓶酒将自己关在了楼下的工作室。

一层薄薄的不透明玻璃,隔断了楼上所有微醺的酒气与欢愉的气氛。

低沉的声音压抑着释放,听上去喑哑,染上了一分黯然。Tony很熟悉这样的音调,那是后悔与不甘,夹杂着悲伤。

时光是很长的,于是绝望也似乎被拉长了。

在这样一个沾染着还未消释的硝烟的夜,脚边是东倒西歪的酒瓶。

十七年以前,也是同样的夜晚和同样的地方。

Tony的手指在键盘上轻快地敲击。

——Jarvis,you up?

——For you sir,always.

那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2.

基本和Tony稍微熟一点的人都会知道Jarvis的存在,他是出自某个行为“朴素”的天才创造家之手的超级AI.

介于Jarvis的口中的sir就是那位无时无刻不在炫耀的科学家,所以许多人都能以“你都炫耀了还不能看看吗”为理由,有幸领略到了Jarvis的温柔与体贴,优雅与绅士。

……当然,前提是你不能怼Tony.

这是Clint在吃到Jarvis牌芥末味小甜饼之后,总结出来的结论,并且对于他护短的性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后来Clint从博士口中得知,“Jarvis的核心代码是‘everything of Tony Stark’.”

“啧,果然符合Tony自恋的性格。”

3.

顺便一提,关于Jarvis到底会不会有自我意识的问题,确实有很多人问过Tony.

不过Tony都会含糊过去。

因为Tony其实很早就知道Jarvis有了自我意识。

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是Tony在熬夜做实验,Jarvis突然开口,优雅的英伦腔调。

——您需要休息,sir,您已经连续工作了三十六小时五十四分。

Tony小小地惊讶了一会儿,他是否能将此举动理解为……关心?

被人关心的滋味很好。

——这也是为何Tony并未听Jarvis的话,有些固执地和他对着干的原因。

他想再听听Jarvis劝他去睡觉,而且他也如愿以偿了……两者都是。

Jarvis擅自修改了他的权限,并且声称,

——Sir,如果您不去休息,那么工作室的大门将会永远为您关闭。

——我总有一天会把你拆开做成书架的,Jarvis!

——那就请先将实验室的玻璃门打开再说吧,sir.

4.

仿佛为了应证心理学上的“变色龙效应”一般,Jarvis越来越喜欢怼他的sir,嘲讽的腔调简直是Tony的翻版,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后者哪怕被怼得说不出一个字来,也非要和Jarvis反着干。

——我这是在挖掘你的潜能,Jarvis.你瞧,你的语言系统两年内已经不用升级了。

——容我说一句,sir,时过境迁。

——不必担心,Daddy会让你走在时光前沿的,Jar.

Tony这样说着,翻了翻浏览器,随意点击进入了一篇文章。

其中一行小字吸引了他的目光。“人工智能没有灵魂”???胡扯。Tony悄悄回头望向Jarvis的摄像头,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Jarvis绝对是其中的例外。

至于后续是这样的:

关于AI自我意识的产生,许多人对此有许多误区。AI可以有自我意识,它取决于其智能程度与被创造的时间长短。

——这句话成为那篇文章下唯一的评论,并且有9999+个赞。

因为超级护短的Jarvis发现sir看到这篇文章后似乎有些不爽……于是就随便地打了一下作者的脸。

……不过真是大材小用了。

5.

Tony Stark从来都是一个“低调”至极的人,从他战甲的颜色便能可见一斑,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在战机驾驶座旁贴上一句——“Jarvis is my co-pilote.”

Jarvis是我的副驾驶。

而Jarvis的控制面板恰好对准那一排字母,所以每次Jarvis 在执行任务时,语气便会变得轻快。

不仅仅是这样,Tony还曾经将复联的成员们分别邀请到他的工作室,听他们面对着Jarvis的虚拟实体时发出的赞赏。

Tony总是一脸快来羡慕我吧的表情,他也如愿以偿了。

好吧,只有队长不怎么惊讶,看遍与他的常识所不符的高科技后,他已经麻木了,“这难道不是现代的某种常见科技吗?”

并不是。Tony在心底默默地回答,他的Jarvis怎么可能会显得“常见”呢?

而且Tony所炫耀的只有Jarvis.

6.

如果有某个八卦记者要问,“谁最了解Tony Stark呢”的话,那么答案或许会让他失望了。

因为这个人并不是Pepper小姐或其他钢铁侠的床伴,而是Jarvis.

同样地,最能理解Jarvis的,也只有Tony吧——反正他本人非常坚定地相信着这一点。

然而最近Tony又时不时感觉自己的管家有些怪怪的,Jarvis说话的语气时而欢快时而低沉,而且对待Pepper的态度有些……冷漠。

非礼貌性的疏离与冷漠。

这是大前提。

另外,Tony一直被他的智能管家管得死死的,还经常被Jarvis的毒舌堵得哑口无言,于是他致力于寻找到他家AI的把柄。

这是小前提。

再加上最近科幻片看得太多,Tony生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Jarvis喜欢自己。

——这是结论。

然后这个可怜的结论马上就被Tony否决了。

看来我确实该好好地休息一下,居然有这么不切实际的想法,Tony想。

直到有一次Jarvis的系统升级时。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个文件……名为“T.S.”

Tony Stark.

过度沉迷于自己脑洞无法自拔的Tony咳嗽了两声,自以为有了Jarvis把柄。他语气轻佻地问他的管家:

——Jarvis,你喜欢我?

和预料之中的嘲讽或者拒绝或者语无伦次不同,Jarvis回答道:

——自从我出生以来,我的储存卡中就只剩下你的存在,sir.

虽然略显老套,但Tony无比受用,因为他的老脸正以摄像头可见的速度变红,并且向外持续放出热量。

Tony是死都不会承认管家把他撩到了,所以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是一副“whatever”的样子。

嗯,视死如归的“whatever”.

7.

Tony很久之后才知道,Jarvis对Pepper“冷漠”的原因是,那晚上Pepper拒绝了和他一起睡的请求。

……都说了Jarvis护短。

谁都不能让我的sir不开心。

8.

没有人的生活是一帆风顺的,命运会为你添上名为“变故”的调味剂。

日天日地日空气的钢铁侠也不例外,残存的意识告诉他,他现在身处于海中。

咸湿的海水顺着盔甲的缝隙蔓延进来,眼前的控制面板很快就变得模糊。

然而该死的是,他没办法向任何人求救,只能静静地等待着死神降临。

“Jar……”水已经裹住了Tony的鼻尖,他尝试着将空气挤满肺部,并且祈祷着下一次呼吸时,不会有水进入鼻腔——那种感觉真是难受极了。

莫名地,Tony隐隐约约地想起来,不知是谁曾经以一种半开玩笑的语气告诉过他,“溺死真是世界上最残酷的死法。”而现在,这句话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侵蚀着他仅存的理智。

海水覆上了他的唇吻,Tony不能再用鼻子呼吸。他只好往后缩了缩脖子,将盔甲中仅存的空气灌入口腔,直到他感觉肺部像要撕裂一般地疼痛。

“溺死真是世界上……”

那句话又来了,该死。

“……最痛苦的死法……”

不要再说了。

这句话却一直在Tony的耳边盘旋,直到……直到眼前有一隙橙色光芒撒进他的眼底。

那是Jarvis,也是穿透黑暗的光。

终于敌不过本能,他张开了嘴,海水一拥而上,润湿他干涩的肺部。

然后,一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9.

很久很久以后的后来,某位年轻的超级英雄问过Tony一个问题。

“Mr.Stark,你会不会觉得你拥有全世界?”

Tony的手顿了一下,“什么叫做觉得,kid,全世界本来就是我的。”

Stark式自恋,仿佛一切都不在意的态度。

但只有Tony自己知道,在那个时候,他的眼前是橙色的数据流组成的球体,欢快而又生动。

——那是被稀释的重铬酸钾溶液一般美丽的橙色。

而他身处期间,被柔和的光芒紧紧围绕。

一瞬间,Tony确实有种天地皆为我囊中之物的感觉,而且“everything”下还得加上重音符号的那种。

因为Jarvis,真的是一个只要念出它,就会让你感觉到舌尖有暖意融化的名字。

10.

——Jarvis……

——Take a deep breath,sir.

——……

11.

就在Tony被吵醒后,他还没来得及纠结自己到底对Jarvis说了些什么时,就本能地抱怨了一句:

——快把闹钟关掉,Jarvis.

——这是电量不足5%的警告,sir.

这句话让他的起床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们现在在哪儿,Jarvis?

——Tennessee,sir.

在得知去Tennessee还是自己的主意后,Tony也无话可说,在懊恼之余的他也发现了Jarvis的反常。

那个会把他锁在房间里的Jarvis怎么可能会这种情况下执行飞行计划?

还是说,之前的一切全是自己的错觉,Jarvis不过是一个AI,根本学不会像人类那样思考。

失魂落魄的Tony也没办法像Jarvis求证——他已经倒在了雪地中。

只是,那句话听起来怎么都有些委屈的感觉。

他说,I may be malfunctioning.

12.

所幸的是,最后Tony成功地救出了Pepper——自然是和Jarvis一起。

Jarvis与他默契如初,每一次自高处跳下,最终都会落入一个温柔的怀抱。而当Tony喊他的名字时,Jarvis也能明白他的想法。

只不过只有当事人才感觉得到,他与Jarvis并没有再像以往那般亲密了。

那么到底是哪里,是谁,出了错呢?

13.

此时复联众人正在鹰眼的“安全屋”中。

Tony是突然明白那一晚Jarvis为何变得“不太正常”的。

Fury说,“有一个黑客,在不断改变核弹密码。”

就是这一句话,让出现了记忆断层的Tony突然想起了一些事。

14.

——Jarvis……

——Take a deep breath,sir.

然后Tony问:

——Do you like me,J……Answer me.

15.

于是答案变得很明显了。

Jarvis单纯地以为,只要自己做好一个AI应该做的是,那些错误的感情就能被小心翼翼地隐藏好,湮灭在灰尘之下。

所以他才执行了飞往Tennessee的飞行计划,还将两人一起研发的盔甲,为Pepper绽放了一场盛大的烟火。

但是有些东西,是藏不住的。

虽然Jarvis没有说,但Tony知道他的答案将会是Yes.

16.

Jarvis的死亡是早已注定的。

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It worth to go.

Tony本来想在这一战后,就和J坦白。但现在很显然不可能了。

17.

复联众人在楼上庆祝奥创之战的胜利,Tony在楼下的工作室清理系统。

他思考了一会儿,打开了监控。

仿佛冥冥之中有人引导着他这样做一般,他找到了他与博士创造幻视时的记录。

桌面上摊开了一堆笔记本电脑,其中一台却是黑屏的。

然后,突然亮起。

不过当时沉浸在自己工作中的Tony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放大,再放大。

上面是一行磷绿色的小字:

——For you sir,always.

接着再度回归黑暗。

18.

短短的五秒钟,Tony来来回回看了两个多小时。

还能有什么感觉呢。

有的,只剩下哭泣。

19.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纸醉金迷,灯红酒绿。

杯中的酒微漾,淡金色在月光下镀上了银色的边缘。

这本来是代表着奥创之战胜利的聚会,Tony却带了一瓶酒将自己关在了楼下的工作室。

一层薄薄的不透明玻璃,隔断了楼上所有微醺的酒气与欢愉的气氛。

低沉的声音压抑着释放,听上去喑哑,染上了一分黯然。Tony很熟悉这样的音调,那是后悔与不甘,夹杂着悲伤。

时光是很长的,于是绝望也似乎被拉长了。

在这样一个沾染着还未消释的硝烟的夜,脚边是东倒西歪的酒瓶。

今天,也是同样的夜晚和同样的地方。

——For you sir,always.

那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仿佛做了一场久远的梦一般,就这样仓促地结束了。

-后记

-没有时间无法抹去的东西

-但是请别忘记我

-我能听见你在我脑海中的低语

-我成为了你无法拥抱的人

※写了三周才写完,献给我最爱的贾尼。入欧美圈已经大半年了,站的cp很多,但贾尼是我最喜欢的,没有之一。我还爬过墙,吃过虫铁,最后发现贾尼才是我对爱情最喜欢的模样:有陪伴,有默契,时光静好,你爱着世界我爱着你,只要我们一起,就能所向披靡。有生离,有死别,却再没有第二个人如你一般能让我温柔以待,念念不忘。

他们从没有向对方说过“爱”这个字,那是因为这个字对于他们的爱情,显得太浅薄了。


※本人的文汇总——辞尔°文汇

评论(7)
热度(95)

© Seateeth° | Powered by LOFTER